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一百二十六章:麻烦出现了

  江俊一看,老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   他琢磨了一番,最后心一狠,直接把鱼摆摆的身体抱了起来,将被子铺在床面上,然后再把鱼摆摆的身体放在被子的最左端,最后带着被朝右面一卷,鱼摆摆便向紫菜包饭一般卷了起来。   江俊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拍了拍手,这才躺了下去。   为了防止鱼摆摆滚落到地板上,江俊把一条臂膀和一条腿压在她身上。姿势的话倒是很舒服,有那么点女孩子抱着毛绒玩具睡觉的意思。   就这样,江俊算是睡了个安稳觉了。   时至下午,江俊缓缓苏醒,睁开眼就见得鱼摆摆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己,这不禁下了江俊一大跳。   “你干啥玩意!这么看我干啥!”江俊喝道。   “大叔,我热。”鱼摆摆道。   江俊惊觉,看了一眼时间,才意识到这鱼摆摆被捂了好几个小时了。   “谁叫你睡觉不老实了!”江俊没好气的道,随后,他将压在鱼摆摆身上的胳膊腿挪开。   鱼摆摆先是滚到床的最右边,然后朝床的最左边滚去,好似打开画卷一般。   她坐了起来,活动了一番自己的腿脚,在看到自己裤子陷入了短暂的疑惑,虽说昨天是有点喝过头了,但还没到那种不醒人事的地步,她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出门时穿的不是这条裤子。   骤然!   鱼摆摆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她猛地倒抽一口凉气,然后捂着嘴,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江俊。   鱼摆摆这一反应不禁让江俊一愣,他没好气的道:“你干嘛这么看我!”   “到底是咱俩谁睡觉不老实?”鱼摆摆道。   不提这事儿也便算了,一提这事儿江俊就来气,他指着床,喝道:“那么大的床,你睡你的,我睡我的呗,你这睡个觉又是嘴巴子,又是踹人的,有没有一分钟你是闲着的?嗯?”   “那你也不能扒我裤子吧?”鱼摆摆道。   “哈?”江俊道:“谁特么扒你裤子了!”   就在江俊说这话的时候,鱼摆摆看了一眼裤子里面,她又是一惊,里面的也不一样了?   等等!   这么说,大叔他那方面没有问题?   鱼摆摆匪夷所思的看向江俊,有些越来越不理解江俊了,自己白给那么多次,暗示那么多次,这江俊都不要,这会儿就偷偷给自己办了?   江俊一看鱼摆摆那复杂的目光,有些慌了,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能确认的是,她脑子想的东西绝对不是干净的。   江俊赶紧解释道:“你可别瞎想哈,我对你一个小姑娘是没有想法的,昨天你尿裤子了。”   “尿裤子?”鱼摆摆觉得这很可笑,她噗呲一笑,指着自己的俏脸,问江俊:“我么?”   “废话!”江俊气急败坏的道:“你说你一个小姑娘,就算是撒尿,那特么的也不能站着尿吧?”   “我?”鱼摆摆疑惑的问:“站着尿?”   “啊!”江俊瞪了一眼鱼摆摆。   鱼摆摆一听,乐的直拍大腿,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笑道:“哈哈哈哈哈哈……站着尿尿,诶呀妈呀,我也太可爱了吧。”   江俊一听,不禁不理解的看着鱼摆摆,指责道:“你管这叫可爱?”   鱼摆摆嘿嘿一笑,道:“只要长得好看,干啥都可爱。”   江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想说话了。   “然后呢?”鱼摆摆道:“是你帮我换了裤子?”   “不是。”江俊道:“是邻居赵女士。”   一提到赵安青,鱼摆摆情绪骤然低落了下来,她嘟囔了一句:“那还不如是你呢。”   “嗯?”江俊好像听到什么让人感到生气的话了,他猛地看向鱼摆摆,问道:“你刚才说啥?”   “没,没什么。”鱼摆摆强颜欢笑的道:“那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可能有话要说吧。”江俊平静的道:“不过,我没给她机会说。”   鱼摆摆一听这话,就觉得这里面怪怪的。赵安青没等说,江俊就不想听,这个逻辑看起来就好像是不用赵安青说,江俊就知道一样。   鱼摆摆酝酿了一会儿,又问:“那,你说什么了?”   江俊浅笑,道:“谢谢你帮鱼摆摆换裤子。”   鱼摆摆闻声,噗呲一笑,她满脸羞红的看着江俊,嘴上说不出一句埋怨的话,尽管她知道江俊故意在都她开心,但这种逗在她眼中更切近一种撩。   鱼摆摆清了清嗓子,道:“赵姐帮我换裤子这话是你说的,事实上,谁知道是不是你给我换的?”   江俊一听这话,眼睛直接瞪了起来,他指着鱼摆摆,道:“鱼摆摆,这话你可不能乱讲哈,我啥样人你不是不知道奥。”   “哈哈哈哈哈……”鱼摆摆一看江俊急了,便开心的笑道:“诶呀,知道啦,我的意思是,就算是大叔你帮我换的也没事儿。”   语出同时,鱼摆摆亲昵的走了过去,还挽住了江俊的胳膊。   江俊没好气的一甩,喝斥道:“去一边儿呆着去,别跟我拉拉扯扯的。”   虽说这动作是一甩,但力气却微乎其微;虽说这脸是不耐烦的,但这嘴角却又那么一丝心满意足的角度。   鱼摆摆抱着江俊的胳膊,撒娇道:“大叔最好了。”   江俊看着鱼摆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行了,洗漱去吧,一会儿该走了。”   ……   ……   两人简单的洗漱一番,便走了。   走时,江俊走在前面,后面的鱼摆摆一个箭步跟了上去,顺势挽住了他的胳膊。   “你给我注意点形象奥!”江俊没好气的道:“这白天干啥玩意呢你!”   “晚上就可以么?”鱼摆摆嬉皮笑脸的道。   江俊面对如此逻辑鬼才,频频想笑,但心里又知道如果这时候笑了就输了,所以那嘴角就频频踱步于“笑”与“不笑”之间,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酝酿了一番,江俊没好气的道:“我的意思是,我们这么出去,让别人看到成什么了?”   “酒店房间都开了,你还怕这个?”鱼摆摆没好气的道。   “那特么是因为你喝多了。”江俊气道。   说着,电梯里“叮”的一声抵达了一层,开了门,江俊和鱼摆摆走了出去,路过前台的时候,江俊被服务员叫住了。   “先生。”   闻声,江俊驻足,回头看她时,发现她双眼是红肿的,似乎哭过。   “怎么了?”江俊问道。   “先生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是赵总的男人,所以昨天说错了话……”说到后文,她说不下去了,直接哭了出来。   经她这么一说,江俊立即回忆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就因为他和赵安青之间关系的问题,这个服务员始终没能给出赵安青满意的答案,赵安青临走的时候丢下一句狠话:作为一名前台服务员,连一点眼力价都没有,明天你可以收拾收拾走人了。   当时的江俊并没有把这句话当成一码事儿来看待,赵安青虽说企业规模不小,但毕竟是装潢公司,势力范围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影响到如家酒店吧?   但没成想,事情还真的发生了,就在今天,这名服务员接到了解雇通知。   但细想想还真的是这样,像是赵安青那种女人,绝对不是那种口出狂言的人。   江俊一咬牙,觉得这事儿昨天跟那赵安青说一嘴好了,现在倒好,因为一时的疏忽,事情倒是麻烦了。   身旁的鱼摆摆一听,瞬间明白过来了,想起电梯里江俊说他们挽着胳膊出去看起来会很奇怪,当时的她并不这样认为,但现在来看,好像真的是这样。   悄然中,鱼摆摆把那只挽在江俊胳膊上的手抽了出来。   那个服务员还在哭着,她泣不成声的道:“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江俊一看,便着急了,他道:“不是,你别哭,这事儿……”   话音未落,她央求道:“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我父亲病了,需要我赚钱为他看病……”   提到赚钱看病的事儿,江俊第一想到的就是姥爷,这无疑是触动了江俊心里最低的底线。   “行。”江俊掏出手机,道:“你别急,我给她打个电话。”   说罢,江俊就开始从手机里找赵安青的电话,在他的印象中他好像有赵安青的联系方式,尽管一次没有联系过,但终归是邻居,留个联系方式还是好的。   找到赵安青的号码后,江俊直接拨通了过去……   “那个你别急哈,我给她打个电话了。”江俊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