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三百九十三章 他们都需要等待

    裴煜煊道,“说自己对甘院长的死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青山院的医用器械及部分药品确实从裴氏购入,因为甘院长一开始不肯,裴氏向她施加了压力……”    谢浔涒怔怔地看着裴煜煊。    裴煜煊神情平静,“接下来,裴氏需要接受调查。”    谢浔涒舔舔嘴唇,“裴氏现在是不是乱成一锅粥了?”    裴煜煊看一眼手机,“但是裴老先生到现在还没有给我打电话。”    谢浔涒道,“他不想让你牵涉在其中。”    裴煜煊这时候的眼里才流露出些许茫然,“浔涒,正明得到的消息说,其实甘院长来找爸的时候,爸知道七七就是我哥,他私底下派人去青山院查过,但是他没认他。”    谢浔涒又是一惊,好一会才道,“意思是后来裴老先生病了一场,想法和从前有点不一样了,再加上后来又看到七七很棒,这才动了认回七七的念头。”    裴煜煊不做声。    谢浔涒手捧着杯子,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轻笑。    手机轻响一声,朱良人的信息进来,“果然是裴氏害死了甘院长啊。”    谢浔涒平静了一下,回复过去,“你做了什么?”    朱良人即刻答道,“我在养伤啊。”    裴煜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一眼,站起身来,匆匆道,“我接个电话。”    谢浔涒看着他的背影,心头五味杂陈。    朱良人的信息又来,“一笔可写不出两个裴,从现在起,裴老爷子的命运,裴氏的命运,都全看裴煜煊了,他必须找到强有力的律师,才能为裴老爷子和裴氏夺得一线生机。”    谢浔涒眼里盈上泪来。    如果甘七七知道,一手将他带大的最亲爱的甘院长,间接丧命在他的亲生父亲手里,他会怎么想?    突然间,活动现场那边传来一阵喧哗,有人大叫,“梁染!据说你私底下将公司职员介绍给特殊阶层人员,以此获利,是不是真的?”【¥~爱奇文学www.i7wx.com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梁染,听说你自己当年也是这样,靠出卖自己才有的今天,对吗?”    “梁染……”    “走开走开!胡说八道什么!”有人粗鲁地上前将问话人推搡。    “干嘛推人?”    “怎么?心虚啊,不敢回答啊!”    现场混乱起来。    开始有人向台阶上的梁染扔东西,孩子们的尖叫声和哭声响成一团。    谢浔涒发急起来,站起身。    朱良人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谢浔涒的胳膊,“别过去!”    谢浔涒一把甩开他,“你走开!”    人群哄然散开,有桌椅被推倒,有人撞到谢浔涒身上,谢浔涒听到有人大叫,“先把孩子带走!让孩子上车!住手!别伤着了孩子!”    谢浔涒心急如焚,四处寻找甘七七和裴煜煊的身影,一边拨打裴煜煊的手机号。    突然有人夺过她的手机,一把砸到地上,谢浔涒惊愕地抬起头来,看到一张愤怒得变了形的面孔。    是    刘正明。    “是你搞的鬼!对不对?你故意让人来搅的场是不是?!染染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对她?那天那个坏女人跟你说了些什么?八婆!染染当初那么帮她,她还想方设法地要败坏染染的名声!污蔑染染!我真后悔那天没把她撞死!”刘正明咬牙切齿地道。    谢浔涒恼怒起来,“你神经病啊!”想要去找手机,“你走开!”    “浔涒!浔涒!”    是甘七七的声音!    谢浔涒抬起头来,循声看去,“七七!我在这里!”    甘七七拼命地挤过人群,向谢浔涒疾走过来,“你不要乱动,浔涒!”    突然间,甘七七提高了声音,“浔涒!浔涒!”    谢浔涒还在奇怪,甘七七怎么突然间像是害怕到了极点,声音都变了调,下一刻顿时感觉到腹部一阵凉意,紧接着,一阵钝痛袭来。    “浔涒!”“浔涒!”    甘七七终于跑到了眼前,整个人都扑了过来。    谢浔涒还听到了朱良人的声音,“谢浔涒!”    他的声音也好奇怪啊!像被人扼住了咽喉。    倒下去之前,谢浔涒觉得自己还伸出了手,嘴里喃喃地叫了声,“煜煊!”    煜煊他不在。他去哪儿了。噢,他有要紧事要忙。    谢浔涒看到了甘七七的眼睛。    呀,七七的眼睛真的好漂亮啊,跟煜煊一样。    他为什么那么惊慌?    好像眼里还全是泪水。    “浔涒啊。”    他伸出手,像是想要摸摸她的脸,又像是想要抱抱她。    最后,他倒在了她的身边。    离开N市那天,天气格外晴朗。前两天刚刚来过一场台风,因此空气里少了几分夏季独有的躁热。    宋词将谢浔涒送到机场,一路上宋词的手机一直在响。    “不是裴煜煊就是顾正明。”宋词嘀咕着道。    谢浔涒手托着腮,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窗外。    宋词道,“什么时候回来?”    谢浔涒终于开口,“不知道。”    宋词道,“浔涒,其实裴煜煊他也很冤枉,他也是为了他爸,为了裴氏……”    谢浔涒低声道,“我知道。”    可是一想到律师想方设法地要证明甘南的种种过错,再联想到这些其实就是裴煜煊的授意,谢浔涒就觉得难受得不得了。    “甘院长救了七七,养大了七七,她对我,像妈妈一样……他怎么能……他怎么能……”谢浔涒道。    宋词冷静地道,“那你要他怎么办?”    谢浔涒的眼泪夺眶而出,“宋词,我想念七七。”    宋词的眼泪滚落下来。    “浔涒,可不可以别走啊。你想想啊,裴煜煊其实也很可怜,他失去了哥哥,现在又要失去你……”宋词哽咽着道。    谢浔涒咬住了嘴唇。    “我真的没有怪他的意思,但我需要安静一下。”谢浔涒道,“让时间过去。看看一切能不能过去。”    让时间来治疗我们。    希望它可以。    刚从医院醒来的时候,得知甘七七被刺中五刀,当时就不行了。    谢浔涒疯了似的,扯掉输液管子,直接向窗台冲去。    裴煜煊抱住她,痛哭失声。    刘正明被抓获归案。梁染的奖项被取消,整整半个多月,她都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声誉倒地,本人被调查,公司被停业整顿……    顾正明带来的消息说,一直与天使之城作对的,竟然也是梁染。原因特别简单,朱良人讨厌裴煜煊,梁染就不能让裴煜煊好过。    谢浔涒觉得这世道真是不可理喻。爱情更是荒唐!    一直以来,刘正明对她和梁染的来往一一看在眼里,一旦觉得谢浔涒有可能伤害到梁染,就抢先要警告和伤害谢浔涒。    出事那天,正是刘正明误以为是她散布对梁染不利的消息,故意害得梁染当众下不来台,被人围攻,情急攻心,举刀刺向谢浔涒。    而甘七七那个傻孩子呀。    他毫不犹豫地就挡在了谢浔涒的身前。    他有多爱她,可以用他的生命来证明。    短短二十天,谢浔涒瘦了十多斤。    她不怎么笑,也不怎么说话。常常坐在窗前,一坐就一整天。    她讨厌有人来看她。    连裴煜煊她也不能面对。    “我病了。”谢浔涒对宋词说,“我再呆下去的话,我觉得我永远也不会好了。”    “好吧,那你出去到处走走,散散心。散散心就好了。”    宋词给她订的机票。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好。”    不肯让裴煜煊送。    事实上,她已经很久不见他。他发来的信息,她偶尔看,偶尔不看。    她还是很爱他。    他当然也很爱她。    但他们都需要等待。    【正文完】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