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啦待修改

    虽然已经进了十月份的中旬,天气并没有过于的寒冷。    暖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射进卧室里,暖暖的温度笼罩住床上的两具身体。    乔爱又往骆言的怀里钻了钻,汲取着骆言身上的温度。    “骆言。”    “嗯。”    “我们还没有约会过~”    从相识到相爱,经历的这将近多半年的时间里,乔爱和骆言并没有过和情侣一样的情感进程。    乔爱和骆言之间,不存在谁主动追求着谁,也不存在谁爱的情深,谁先动的真心。    乔爱和骆言之间,就更没有了约会这种事情。    喜欢了,确认了自己的心里的感情了,想在一起了,没有外界的推动,也没有任何人的波涛助澜。    乔爱和骆言就走到了一起,那么的顺其自然,无所畏惧。    在这样静谧美好的早晨,乔爱突然想清楚了一件事情。    为什么情侣之间都有约会这件事情,为什么情侣之间会有爱情进程的前戏。    原来,拥有爱情里面的回忆是一件让人如此陶醉的事情,让人欲罢不能。    在此之前,乔爱从来不会去羡慕这种事情,又或者是想要去经历这件事情。    可是,在想到拥有回忆的这件事情之后,乔爱现在异常的想要和骆言去约会。    不是为了随波逐流,乔爱只是想,自己和骆言之间,需要这么一段回忆。    从当初乔爱选择跟骆言说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乔爱就真真切切的想把两个人的感情里的每一步都走好。    骆言听到乔爱的话,思绪飘远。    正如乔爱所说的,自己跟乔爱在一起的这么长的时间里,两个人之间从来没有过约会。    就连最基本的浪漫,骆言都没有给过乔爱。    “骆言,拥有一件回忆真的是最让人感到幸福和快乐的样子了。”    骆言将下巴抵在乔爱的头顶,一字一句的说着,“乔爱,我要的是你每天都感受的到幸福和快乐,而不是要在回忆里去体会幸福和快乐。”    时间是短的,连时光流逝的小尾巴都让人捕捉不到。    乔爱和骆言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那么让人留不住的时光里,将对方最美好的样子印在脑子里。    度过这短暂的时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让他们怀念留恋的时间。    说走就走的故事似乎很难发生在乔爱和骆言两个人的身上,虽然两个人在感情方面都很豪爽。    可能就是因为太过豪爽的感情,两个人都牵扯了太多的顾虑和身不由己,有太多的不能控制。    所以有太多的承诺无法立刻的脱口而出,怕说出来之后就会成为一张空头支票,成不了真,也失了心。    然后就有许多的事情,当时没有机会说出来。    当某一天付出行动时,早已经是物是人非,花开花落,失了本来的样子。    ......    “老大,跟乔氏集团的合同谈妥之后,就要回法国了吗?”    陷进黑皮沙发里的男人脸上没有一丝的动容,食指和拇指轻轻的拿捏着高脚杯的细柄处,轻轻的晃动着高脚杯。    在灯光的照耀下,玻璃的杯子显得透亮,里面深红色的液体随着手里的动作,一点一点的浮动。    “不会。”    从他决定来到国内,好像就没有打算再要回到法国了。    搁浅了多年的恩怨纠缠,也是时候重见天日了。    只是突然出现的一个小插曲,是他着实也没有预料的到的。    当时没有得到的东西,现在了,好像那种想要得到的**并不是那么的摄入人心。    所有的变数都只不过是还没有到时候罢了。    他接近乔爱,好像并不是想要得到乔爱。    见面的接触,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得出来乔爱是一个性格很刚烈的女人。    好像正是因为这样,才让自己对乔爱产生了极其好奇的念头。    经历的这样的事情,却还能保持成现在的生活。    不禁的让人深深的感到好奇,这个女人是真的不知道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还是,自己在极力的逃避。    乔爱给人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异常。    也可能是因为两个人接触并不深的原因,目前为止,他是真的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    不过,让yvan肯定的是,当初的那个女人一定是乔爱,自己一定没有认错,也不会认错。    即使在当时的那个环境下,但是以乔爱的容貌和身材,很难让人过目就忘。    “我们这个样子,在国内多待一天就危险一天啊~”    男人说完这句话,深深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是自己多嘴了,自己想到的事情,老大又何曾不会考虑得到呢?    yvan一向心思甚微,处事谨密,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点事情上,栽了跟头。    “越危险才越要做。”    与其说回到国内的这件事对yvan来说是蓄谋已久,倒不妨说是多年的誓约。    要想彻底的了断他们之间的恩怨,yvan回国是一定的事情。    yvan眼神定在手里的酒杯上,看着酒红色的液体,眼睛微眯,透露出一抹摄人心肺的光。    该来的逃不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有分晓了。    “我让你查的女人,有结果了吗?”    男人看着坐在沙发上的yvan,没有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后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u盘递给了坐在沙发上的yvan。    “那个时间段,她确实在那个地方。但是,很奇怪的是,她当时为什么在那个地方,又是做了什么,并没有查到。”    而且是毫无查证,一点源头线索都没有。    查到的所有事情都没有什么疑问,除了那个女人为何在那个地方?    本来那个的地方就很偏僻,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理由,是绝对不会有人主动去到那个地方的。    更何况是一个女人,单枪匹马的一个人去了那种地方。    任谁想都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查到的结果,更加的让人好奇。    不过自己的老大几乎从来不会对女人有所留意,当yvan说要调查这个女人时,除了感到惊讶之外,对这个女人也充满了好奇。    因为在自己跟了yvan这么些年的时间里,就从来没有见过yvan对哪个女人多留过心。    更别提现在让自己去亲自调查一个女人这件事情了。    男人在将手里的 u盘递给yvan之后,就离开了yvan的房间。    就像yvan来国内之前曾说过,所有的事情,都有因有果,不管中间的经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该有的结果终究的是要有的。    yvan将u盘里的资料调了出来,看着资料里的女人,yvan眼睛里那抹渗人心扉的光芒更加的闪亮。    这个女人,真是一个秘密,让人着迷的秘密。    乔爱坐在座位上,看着手里的文件,密密麻麻的文字却看不到心里。    白纸黑字,过目在乔爱的眼里,映在乔爱的脑子里却是那一天收到的邮件。    乔爱不知道今天的心情为什么总是会联想到那天晚上收到的邮件,可是每一次回想到的内容,都让乔爱的心里多了一份战栗。    虽然乔爱在收到这份邮件之后,就彻底销毁了数据,可是那份邮件里的一字一句,哪怕是一个标点符号,乔爱都可以清清楚楚的重复下来。    就像是用火钳子深深的烙在乔爱的心里,脑子里,记忆里,一样的清晰,一样的不能忘记。    当所有的事情都像是有一个人在后面紧逼着自己的时候,那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就更加的让人心慌。    乔爱既然收到了这样的邮件,就证明,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有第二个人,就会有第三个,第四个,直至最后,让乔爱猝不及防。    在这样的时候,乔爱收到了这封邮件。    乔爱心里想的是,这个人也可能是最近才出现在自己身边的。    乔爱回国这么长的时间里,为什么不在乔爱一开始回国的时候就发给乔爱,而是要等到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之后,乔爱才收到这样邮件。    乔爱不会平白无故的收到这封邮件,可是,就算是有所预谋,可是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发给乔爱这封邮件。    透露了自己的存在,却又不露面。    在轻轻的掀开这秘密的一角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动静。    好像这件事情就从未发生过一样。    无人知晓,无人察觉,无人看的穿。    邮件的内容恰巧是乔爱记忆里还有印象的那一段,可是在乔爱失去意识之后的事情,邮件里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而乔爱自己,也根本不知道在自己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浑身**的躺在布满血迹的冰冷路面上的感觉,还有那刺目的场面,是乔爱一生都无法释怀记忆。    也是乔爱没有勇气踏进的地方,乔爱无力,也丝毫不敢去揭开蒙在真相面前的面纱。    即使在当时乔爱接到的那封邮件,即使乔爱很清楚自己的身边出现了第二个知情的人。    乔爱依旧无法真正的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