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二十四章 重回飞仙门(结尾)

    海量的灵气从他的肚子、四肢、头颅、躯干……各个部分逸散出来,把他的经脉填充的无比充实,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有丹田不断吸收转化,同时运转基础练气法门,不断的加速炼化,同时催动所有的真气一齐运动,保证突破的成功进行。    可是一枚金丹内蕴含的灵气实在是太多了,而他的灵根资质本来就十分低微,属于天地人三阶灵根中最弱的人阶,吸收和输送灵气的能力太弱,导致才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那些庞大的精纯灵气就已经堵满了他身体的各个角落,并且还在继续向外扩张,导致他的身体已经开始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膨胀了起来。    见到这一幕,旁边的金猿急的“吱吱”乱叫,抓耳挠腮,连脑袋上的金毛都揪掉了好几根,却还是毫无办法。    才刚突破练气境,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就要冒险再度突破到筑基境,虽然他给自己补充的灵气数量和质量都足够,但他本人却无法承受这样可怕的灵气灌注。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膨胀成大胖子的陆雪炎身体皮肤表面都流出了鲜红的血丝和血珠,整个身体表面的肌肤都变得透明起来,很显然他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如果在他的身体被彻底撑裂之前他还不能成功破镜,晋升筑基境,那么等待他的必定会是死路一条。    可现在陆雪炎却依旧在苦苦地咬牙硬撑,死死咬紧的牙关处也同样被咬出了血,看样子他现在承受的痛苦不小,大概和千刀万剐也差不多了。    不过他依旧在硬撑!    又过了一会儿,他整个人都已经彻底变成了圆球状,体内的经脉已经被灵气撑得开始爆裂,有些细微的地方甚至都已经崩断了。而他的身体表面,那更是出现了无数的细微裂纹,一条条粗如手指的血蛇顺着他的七窍和那些裂纹流了出来,滴落在地上几乎要形成一滩如床铺般大小的红色血泊。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一圈真气周天总算运行完毕,趁着这个机会他赶紧捞过旁边盛装着蛇胆猴儿酒的石瓮,“咕嘟咕嘟”仰头一口干完,就连那枚浸泡了好几天的筑基境火蛇胆也被他一口吞下,连嚼也不嚼的就直接顺着喉咙管咽入肚腹。    酒液下肚,当即一股火辣和甜香的感觉就同时蔓延开来,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些如同药引一般作用的蛇胆猴儿酒的刺激下,之前被陆雪炎服下的那些五行灵果没有被彻底消化的部分,就此被迅速炼化,然后化为柔和温暖的本命真气从丹田出发游走全身各处,一边化解暴躁膨胀的灵气,一边治疗那些出血、断裂的血管经脉。    此消彼长之下,那些因为数量与质量太过庞大精纯而失去控制、变得暴躁乱窜的灵气也迅速被重新控制了起来,在一遍又一遍的周天运行之下,被依次炼化,化为本命真气壮大丹田内的气旋,然后再度回归周天运行,帮助已有的真气继续同化、炼化那些不服管教的无主灵气,直至它们全部重新潜伏或被炼化……    在这样的过程中,他的修为也不断提升。最后,终于晋升筑基境!    气旋化液,筑基凝元!    一日之内,接连突破练气、筑基两大境界!    都说十年磨一剑,如今十年期满,自然破境成功!    “呼”    一声轻轻的吐气之声响起,之后一条淡淡的灰色气柱便被陆雪炎从微张的嘴里长长地吐出,凝而不散,如同一条灰色烟龙——    “好了,七天已经过去了,我也成功突破,成为修士。师傅也没有借口赶我走了,那我也该上去面见师傅,然后回归飞仙门,成为内门弟子了。”他睁开眼睛,眸中精光一闪,接着便皱了皱眉毛。    此时这处封闭的地洞里水雾弥漫,热气蒸腾,源源不断流出的地火岩浆几乎把那条地底水脉露出的部分彻底蒸发殆尽,就连近在咫尺的金猿都难以看清他的脸庞,而这里的氧气也早已接近耗空的边缘。    为了节省氧气,就连他们这里的篝火都早已熄灭了。    要不是他和金猿都至少有练气境的修为,这里还有不少灵石可供吸收,帮助他们暂时度过难关,估计旁边的金猿早就在他闭目修炼的时候急的抓耳挠腮、乱蹦乱跳了。    这里又热又闷,而金猿又是只猴子,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修炼吸收灵石,那它自然会感到百般烦闷,无比的暴躁难忍了。也幸亏陆雪炎是它的主人,而且与它的感情很好,换个人在这里,估计早就被它用爪子撕碎了。    “疾!”    仰头看了看洞顶的方向,陆雪炎左手握灵石,右手掐了个简单的剑诀,自己纵身而起,随后黑暗中寒光一闪,一把锋利的铁飞剑从他背后冲天而起,剑尖向上,“轰隆”一声便把结实坚硬的石头洞顶刺破了一个大洞,接着上面的海水和下面近乎密闭空间中的大量蒸腾水汽一起发力,顿时挤破了剩下的薄弱岩层,大量的冰凉海水倒灌而入,无数的灼热水汽也紧跟着冲入其中,向着上方的海面冲去。    “吱吱”    感受到头顶上方的异动,金猿连忙大叫了两声,原地蹲下用力向上一个猴跃,一只前爪还拼命向上伸着,接着就被身披火焰灵羽衣的陆雪炎一把抓住,他们这一人一猴被乘着那股向上的灼热气柱,一路憋着气,在不知多深的海底一路向上,直至最后一口气冲出海面,冲上十几丈高的半空。    “呼”    就在他们的身形开始下坠的时候,陆雪炎这才呼出体内的那一口闷气,伴随着外界的清新空气入体,他也急忙运转真气蒸干了身外火焰灵羽衣上的水分,接着真气涌入,根根火红色的羽毛直立起来,如同翅膀一起把他和金猿都承载着托在半空中不再下沉。    一飞冲天,得道高升、仙凡两别……这一刻有无数的千言万语在他的内心中翻滚,抬头看着那轮火红的圆日,陆雪炎只感觉感触万千,却又平静异常,仿佛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理所应当。    此刻在他们这一人一猴之外数千丈远的海面上,一座高达千丈的活火山岛上遍布暗红色还在沸腾的地火岩浆,四处流淌的岩浆甚至向海中也蔓延了上百丈远,高耸的灰色烟柱和四面腾起的白色水汽在空中形成硕大的云团,在活火山岛附近的低空中凝结形成,随后又遭遇外界高空中的较冷空气,顷刻间就变成倾盆大雨哗哗而下,在那处小天地中形成了一个奇妙的冷热水火循环圈。    “噗”    就在他们远远观望之际,一头练气境修为的灵兽大白鲨从水中露头,张开利齿大嘴,一口犹如标枪般有力迅捷的粗大水箭便从它的嘴里冒出来,直刺空中的这一人一猴而去。    “我这把铁飞剑炼制成功后还未见过血,正好还缺一个剑鞘。现在你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眼角瞥见这条水箭飞来,陆雪炎只是轻轻移动一下位置就避开了水箭,接着他手挽剑诀,喝声“刺”,那把原本插在他背后腰带里的铁飞剑便“嗖”的一下从背后飞出,直刺灵兽大白鲨还在张开的大嘴,然后又从它的尾部飞出,飞回。    不过一盏热茶的功夫,陆雪炎的手中便多了一把最新出炉的鲨鱼皮剑鞘,他将铁飞剑插入其中,然后看着簇新光滑的剑鞘,手中出现七颗灵石。    他把这七颗灵石按照七星腾云阵的方式以此镶嵌在剑鞘上,然后再轻轻划出细线将阵法线条勾勒出来,眨眼间一把初级法器级别的剑鞘便就此完成。    接着他又捏出御剑诀的剑诀手印,这把铁飞剑便自动变大变宽来到他和金猿的脚下,脚踏实地,总算是可以放松一下了。    就在这时一抹青色流光从天边云团中出现,由远及近,瞬息间便跨越数百里的海域高空,来到了陆雪炎的面前,正是在第八天早上如约前来的陆峰长老。    见到自己的这位弟子身披火焰灵羽衣,脚踏法器飞剑,身边还跟着一头开了灵智的灵兽金猿,而他本身的修为更是已经出乎意料的晋入了筑基境。在这种情况下,大喜过望的陆峰长老不用想也知道,在这七天里,陆雪炎不仅成功通过了生死门试炼,而且还有了大机遇。    不然,这种仙凡之别的变化,根本不是一般的机缘就能说得通的。    “哈哈,好!徒儿,我们回飞仙门,从此以后你就是飞仙门的内门弟子了,往后更是我的衣钵传人。十年磨一剑,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陆峰长老此刻同样也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来,但他毕竟老成持重,而且修为深厚,所以最后他只是说出了一句最简单,却也是陆雪炎最想要听到的话语。    短短的一句话,这便足够了。    “嗯,师傅,我们走!”陆雪炎擦了擦眼角的热泪,赶紧御使飞剑上前,与陆峰长老并列。    “对了,师傅。在这七天里,我不仅成功聚气突破,还知道了自己过去十年内为什么没有突破的原因!”    “什么原因?”陆峰长老有些意外。    “我的人级灵根虽然微弱,但也可以修炼,不过我的灵根属性是无属性,所以每次尝试修炼突破之前都要补足五行,然后才能开始聚气入体。不过就在不久前,我终于明白,这个天地就是太极八卦中的十方,而人体本身则是内蕴五行。而我的身体天生缺少五行,还是人灵根,所以必须先给它补足人体五行,从而符合无极生太极,太极演五行,五行变十方的练气修仙之道。”    “只有与天地相合,天人合一,我们才能做到芥子纳须弥,以人体五行汇聚十方天地之灵气,演化太极八卦,乾坤大道。所以,当我最后一次尝试聚气的时候,在成功运行了一遍基础练气法诀,却依然不能成功聚气的时候,我大胆的把整个运行路线倒着运行了一遍,以此符合太极化阴阳,阴阳合太极的天道至理。于是,我的无属性灵根之体原本属于无极之列,这时候便生成了太极,又以外力补足了五行,接着便可以用修炼之时的空明之境连接十方天地,接引外界灵气入体,从而成功聚气了。”    “哈哈,原来如此!以前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你成功聚气,甚至突破筑基之境后我才经由你的解说后知后觉。唉,我这个师傅当得不够称职啊!”陆峰长老此刻终于知道了徒弟之前十年总是聚气失败的原因,这个时候才仰天长叹,越发对自己这个弟子觉得愧疚起来。    “不,师傅,没有你之前对我的无私栽培,我也不可能拥有现在的筑基境修为,而要不是经历了这次的生死门试炼,我也不可能成功领悟道心,在反复的聚气尝试中知道自己失败的原因。”陆雪炎连忙说道。    “哈哈哈,你的成长居然如此迅速,看来在这七天里你的确领悟了不少,也改变了许多。当真是让师傅我无比欣慰。从此,大道可期,长生有望啊!”陆峰长老此刻才真是有些诧异了,自己这个徒弟的改变还真的不少,看来等回去之后还要向他好好了解一下他这次七日荒岛之行的详细情况才行。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等我们师徒回到飞仙门以后再详谈!”陆峰长老点点头,便和陆雪炎一起驾驭飞剑,化作一抹青色流光,瞬息间消失在天边的云团里,就此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