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二百一十八章 大结局

    楚西市公安局坐落在楚西交通要道峡谷大道边,整栋大楼外部装饰着黑色的大理石和茶色玻璃,在阳光的投射下,显得庄重、肃穆,犹如一面坚实的盾牌,紧紧护卫着楚西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某队前几天刚调来了一位新的副队长,年轻、帅气,听说家里条件也特别好,啧啧,不说别的,光看他手上那块江诗丹顿就知道了。惹得整栋楼未婚的小姑娘们春心萌动,收拾得一个赛一个漂亮。     从上班到现在,他就吸引了无数小姑娘的目光,各路人马纷纷使出浑身解数打听他的情况,办公室的刘大姐手机短信提示音就没停过。     又回了一条短信,刘大姐冲着对面桌子的马莉莉扬了扬手:“莉莉,你要是不快点行动,唐僧肉就被抢了哦!”     马莉莉是个圆圆脸的小姑娘,刚来上班一年,脸皮子薄得很,闻言就是小脸一红:“刘大姐说什么呢!”     刘大姐今年刚四十出头,不过在队里年龄算是比较大的了,平时也爱逗弄这些小年轻,不过也帮了他们不少忙,好几对儿都是她给撮合的,如今算是有些上瘾了。     看着马莉莉娇羞的样子,刘大姐哈哈一笑:“你害个什么臊啊。咱们这位东方队长,啧啧,要人才有人才,要相貌有相貌……”说着故意摆弄了一下手机:“你要是没那意思,这后头排着队要往上凑的可多着呢!”     “刘大姐……”马莉莉娇嗔了一声,脸更是红到了脖子根儿去,看得刘大姐心底啧啧赞叹了一番。马莉莉相貌本就出挑,此时面带娇羞,正是那个古诗,怎么说来着?“杏花一枝春带雨”?     旁边被冷落的另一个姑娘郑欣见状不满地哼了一声:“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啊,搞不好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     郑欣也是刚分来的大学生,没有马莉莉漂亮,为人处世也不够圆滑。刘大姐不怎么喜欢她,不过到底是一个办公室的,听说还有点后台,又是小姑娘。倒也不好跟她见气,好脾气地笑着回了一句:“这年头,还怕人家有女朋友?你们不都是机械专业毕业,擅长开挖机的么?”     有人没忍住,一口水喷了出来,笑着说:“刘大姐连这个都知道?那你可得出马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可不能便宜了一楼的。”     一楼是办证大厅,漂亮小姑娘不在少数,这几天上班一个比一个早,都恨不得能碰见东方队长上去搭句话,让楼上的笑了好久。     说办就办,中午刘大姐就在食堂堵住了东方文辰,笑着问:“东方队长,下午有空不?”     东方文辰略皱了皱眉。这个同事是队里年纪比较大的,性格有点像居委会大妈,本能地他就保持着距离。     这人与人。还是有点距离,保持些神秘感的好。更何况自己现在大小是个领导,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好就行了,用不着跟人分享**。     女士们私下里的暗流汹涌他不清楚,不过人与人如何相处还是知道的。因此这段时间跟大家走得都不是很近,听刘大姐这话,显然下午有什么活动。正犹豫要怎么拒绝,另外几个同事也凑了上来。     “哎呀,东方队长,好歹都是同事了。怎么着也得一块儿聚聚呀!”     “是啊,这工资刚开,请我们搓一顿吧,领导?”     看这架势,东方心下了然,爽朗地一笑:“成!没问题。你们找地方,我买单!”     刘大姐偷偷一乐,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能带家属不?队长把你女朋友也叫上吧?”     东方楞了一下:“她?可能没空吧,待会儿我问问。你们家属尽管带就是,一块儿聚聚嘛。”     还真有女朋友?刘大姐也楞了一下,不过转念一想,这么优秀的男人,只要不是瞎的,女人们都会趋之若鹜,有女朋友也正常。不过马莉莉各方面儿条件也不差不是?就是郑欣,其实也不赖。反正这一个单位呆着,近水楼台日久生情也说不定,总有机会不是?     晚上的聚餐就挑了楚西新开张的西餐厅,听说这儿的牛扒特正宗,装修也特别浪漫,年轻人都好这个。不过这儿价格可不便宜,难得有人请客,当然要好好搓一顿享受一下。     本来说地方的时候刘大姐还有些忐忑,这帮子家伙,商量了半天弄这么一个地方,要是人家觉得太贵太过分可就弄巧成拙了。没想到东方文辰只是微微挑了下眉,一点也没犹豫地就答应了,刘大姐在心里又赞了一番。     西餐厅不设包房,只是在座位与座位之间用珠帘隔开,暗紫色的窗帘,舒适的高靠背沙发,透过明亮的玻璃窗可见奔腾的卫水,加上缓缓流淌的钢琴声,彬彬有礼的侍者,确实是一处浪漫消闲的所在。     大家都是换了便装过来的,两个姑娘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马莉莉穿了件嫩黄色荷叶领的短裙,青春中带了点可爱;郑欣则是一件火红的短袖配蕾丝短裙,端庄中透出几分**。     东方文辰则是简单的白衬衣、黑长裤,也不知道是不是穿制服时间太长,便装愣是让他穿出了几分制服的味道。     各自点的食物上来,一人一小杯红酒下去,气氛渐渐热络起来。     刘大姐一心想要探探东方文辰的底细,劝了两轮酒,就开始旁敲侧击地打听他家里的情况,读的什么专业啊,家里还有什么人啊,做什么工作的啊……一边儿问,一边儿打量着马莉莉和郑欣的神色。     东方文辰慢条斯理地吃着牛扒,回答滴水不漏,刘大姐说了半天,愣是没有问到一点儿有用的信息,不由有些挫败,这位简直就是油盐不进嘛。     马莉莉也听出来了,东方文辰并不喜欢人家过问他的私事,心里有些摸不着底,正发楞,看见一个小姑娘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发现她看向自己,还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努力踮着脚捂住了东方文辰的眼睛,奶声奶气地问道:“猜猜我是谁?”     这孩子是谁?全桌人都冒出了一个问号。只见东方文辰咧着嘴笑起来。语气里的宠溺聋子都听得出来:“唔,一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殿下。”     小姑娘撅了撅嘴,放下了手:“骑士先生,您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东方文辰伸手把她抱在自己身上,吻了吻她白嫩嫩的小脸蛋:“公主殿下不是去祖祖家了么?”     小姑娘不答话,哼了一声推开东方文辰,跳下来跑掉了。     东方文辰也不追。看着跑远的小姑娘嘿嘿傻乐了一声,回头招呼一桌子张大嘴巴傻掉的同事:“吃啊,不够再添点儿小吃吧。”     一桌子人头上都挂上了黑线,您就不打算解释一下刚才是个什么情况吗?     作为主要发言人,刘大姐还是开口问道:“刚那个孩子……”     话还没说完,一个侍者送上了一份漂亮的水果拼盘,郑欣奇怪了:“我们好像没有点这个。”     侍者有礼地答道:“这是赠送给各位的,感谢各位的光临惠顾。”说罢微微一躬身。转身就走了。     马莉莉一看,这拼盘摆得漂亮,水果品种也丰富。笑着称赞道:“这老板还真会做生意,难道是因为咱们消费的比较多?”     另一个男同事打趣道:“估计是看咱们这桌美女多吧?”     “嗯,可能性相当大。”     东方文辰也不说什么,笑着劝道:“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待会儿可以再喝点儿咖啡,这儿的咖啡味道也不错。”     “咦,队长经常光顾?对这儿挺熟悉的啊!”有人问了一句。     东方文辰笑而不答。     这一打岔,刘大姐也不好再追问刚才那个小姑娘的事儿了,不过她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小姑娘又晃悠过来了,不过这次是跟大人一块儿。走在左边儿的姑娘一头长发松松地扎了个马尾。穿着一条大摆的长裙,从胸口洒落了满裙的花朵;右边儿的姑娘一头短发,白t恤扎在牛仔短裤里头,显得青春又活泼。小姑娘则是一条泡泡纱的公主裙,三个年龄不等的女生,三种不同的着装风格。偏偏走在一起又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背对着走道的东方文辰本没看见,发现大家都望着自己身后,他也回头看了一眼,赶紧站了起来迎上去,咧开嘴就笑。     看见他,短发姑娘不知对长发姑娘说了什么,然后停住了脚步,长发姑娘牵着小姑娘走了过来。     扶着大的,牵着小的走过来,对着一桌子同事,东方文辰居然笑得有几分羞涩,向着一桌顶着问号的人介绍道:“这个是我老婆,崔灿,这个是我姑娘,小一。哦,就是一二三四的一。”     一桌子人楞了足足两分钟没缓过气来。崔灿跟他们打招呼,一个个都回答得僵硬。也不怪大家失礼,从头到尾大家都没想到东方队长居然有了老婆,还有了姑娘了。     崔灿可没错过见到自己时那位刘大姐的眼色,看向另外那个圆脸小姑娘时眼中的惋惜,看来这爱做媒的人可真是不少。     微微一笑,她坦然接受着大家的打量,问候了两句就带着小姑娘走了。     刘大姐是真的惋惜。     东方文辰的老婆,这个什么崔灿,眼睛不大,皮肤黄黄的,看起来根本就配不上东方嘛,跟咱们马莉莉比,哦,不是,就算是跟郑欣比,那也不在一个线上。     想到这儿,她不由看了眼郑欣,从刚刚开始,这姑娘就不太对劲,脸上又是不甘,又是庆幸的样子。     再看看东方,把老婆送到另外那个短发姑娘那儿,还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看也没看这边儿桌上一眼。刘大姐这才惋惜地叹了一句:“哎,可惜了。没想到东方队长居然结婚了,孩子都这么大了。”     马莉莉脸色本就不好,听了这话又白了两分,强笑着附和道:“是啊,现在这么早结婚的人可不多。不过他的年纪好像也不大啊,孩子都这么大了,那该多早就结婚了?”     郑欣冷笑了一声:“那是自然,崔灿诶。谁娶了她都能少奋斗二十年,看来咱们这位东方队长也不能免俗嘛。”     众人一听都来了兴趣:“怎么?你认识队长的老婆?说来听听?”     郑欣张望了一眼,看见东方回来桌子了,掩饰地说了声:“队长回来了。”随即低头不语。     吃完饭。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刘大姐本来还定好了包房准备去唱歌,可这个时候又觉得有些不太合适了,人家东方都有老婆了,这些人还往前凑个什么劲啊?     可房间都定好了,东方手一挥,把他们送了过去,先行结了帐就告辞了。留下一帮还想玩的小年轻自己快活去。     进了包房,大家都没急着点歌,纷纷追问郑欣怎么认识队长的老婆。     郑欣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地神色,随即掩饰地笑了笑:“她是我们高中的明星,楚西一中的都认识。”     在座的也有楚西一中毕业的,闻言想了想,点头道:“这名字是挺熟,在哪儿听过来着?”     “楚西一中迄今为止唯一一个高考文科状元。”     这么一说。好几个人都有印象了,一击掌:“哦,原来是她啊!啧啧。一时还真没想起来,这毕业都这么多年了。哎,郑欣,你怎么认识她的,照说,你上楚西一中的时候,人家可都毕业了。”     郑欣咬了咬牙,能不认识么?当年她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崔灿扇了好几个耳光。吃饭时虽然隔得远,又剪了短发,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跟崔灿一块儿的不就是李燕儿吗?最可恨的,是当年那事闹到伯伯那里,居然立刻就被训了一顿,还说两家都是沾亲带故的,崔灿不是那么无理取闹的人,肯定是自己做得不对。     再一打听。才知道两家确实有点儿隔得极远但又站得上边儿的亲戚关系。说法没有讨到,还被训斥一顿,郑欣这才对崔灿留意起来。     “那啥,算起来我们家跟她们家也算是亲戚,不过关系比较远,但是也认识就是。”郑欣轻描淡写地带了过去。面对同事们好奇地追问,她有些后悔之前的失言,装作不认识崔灿不就行了,也免得这时让人追问不休。     再说东方回了家,房间里静悄悄的,女儿的房门虚掩着,一丝昏黄的灯光透出来,伴随着崔灿较旁人低沉三分的独特嗓音:“……好了,小宝贝儿,今天的故事讲完了。跟妈妈说晚安。”     小一奶声奶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可是我不想睡觉,我想等爸爸回来。”     东方文辰听着心都要化了,赶紧进屋抱着女儿亲亲外加赔礼道歉,本来还想逗逗孩子,可转脸看见崔灿的脸色,顿时缩了肩膀,安抚道:“小一是爸爸的小公主哦,乖乖睡觉才能长成最漂亮的公主殿下,快点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小一委屈地瘪了瘪嘴,跟东方文辰神似的大眼睛里迅速蒙上了一层雾气,也不说话,就那么可怜巴巴地看着东方文辰。     东方霎时心软了,回头恳求崔灿:“小一刚上学还不太习惯,要不,明天就别去了?”     崔灿根本不理他,轻声对女儿说:“小一上学了,不是小宝宝,是小学生了,所以要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哦。但是现在不乖乖睡觉,明天就起不了床,迟到可就不是好学生了。”     小一很严肃地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迟到就不能当三好学生了是吗?”     崔灿赞许地笑了:“是啊,宝贝真聪明,晚安哦!”     小一听话地闭上了眼睛,崔灿熄了灯,拉起东方文辰走了出来,轻轻带上房门。     东方还在委屈地替孩子求情:“小一还小呢,上学有个适应过程,实在不行晚点上学也没所谓嘛。”     没好气地叹了口气,崔灿有些头疼。以前还觉得东方文辰挺男子气概的,尤其是制服往身上一穿,阳刚之气十足。怎么结了婚之后,尤其是有了小一之后,简直就成了二十四孝老爸女儿奴,就比如现在这模样,跟小一完全一样的大眼睛里,露出一副渴求的神色,长长的睫毛扑扇着。实在令人心软。     “好的习惯养成,需要一个长期的有计划的作息时间,不能说刚开始咱们自己就打乱这个计划,小一的一辈子还长着呢。”崔灿试图跟他讲道理。     谁知东方文辰瘪瘪嘴说:“你也说一辈子还长着。现在这么着急干什么啊……”     跟他说话就不能用正常方法,崔灿双手环胸,往沙发上一靠:“你不是今天要跟同事聚聚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嘿,我这有家有室的,有什么能比我家老婆孩子重要?陪他们干什么?”虽说知道老婆不会吃醋,可听她问这个,东方文辰还是有些沾沾自喜的。     等到他洗了澡出来。女儿已经睡熟了,崔灿正靠在床头看着小说,他一把扑上去压住崔灿,双唇吻了过去,手也不老实地摸了上去。     深深的一个吻,两人都气喘吁吁面红耳赤。东方自己也觉得奇怪,女儿都这么大了,可是对于崔灿。他非但没有一点厌倦的感觉,甚至越来越觉得依恋。     自从陪着她去厦门玩了一圈之后,两人也算是正式确认了关系。一毕业。东方文辰就急不可耐地跑到崔灿家去提亲,两家父母一见面也觉得不错,忽视了正读研的崔灿的意见,让他们俩先去领了手续。     结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两家父母正找人看日子、选日子呢,俩小的就整出人命了。好在两家也不愁钱啊什么的,急匆匆地办了仪式,虽说时间赶,可该有的一样也不缺,没有留下遗憾什么的。     只是因为这个突然因素。崔灿生了小一之后,只好休学了一年,闹得她老埋怨本来比东方领先一年的学业,最终还是两人一起毕业。     东方文辰军校毕业,本来是下到部队的,就是为了崔灿。他才想尽办法调到了地方上,先在卫县干了几年,因为业务出色,很快就调到了楚西。     崔灿研究生毕业,也没急着找工作,闲散了一段时间,终于还是拐了苏樱,在楚西来开了家梦想中的西餐厅。反正两人都不愁没钱花,权当是个乐子,一切都按最好的配置,没想到一举在楚西打出了名气。     苏樱还好,每天乐滋滋地打理着餐厅,崔灿又犯了懒病,干脆把李燕儿套进来做了劳工,自己好落得清闲。     看着怀中佳人红红的脸蛋,东方蓄势待发,正准备攻城略地,却被崔灿推了一下:“打伞!”     “什么?不打不行么?”东方亲昵地在她脖子上蹭了蹭,就跟大型犬类似的撒着娇。     “不行!”崔灿说得斩钉截铁。俩人领了手续,东方还在念书,根本就不超过五次,没想到就中了头奖。直到后来去上环的时候,医生说“子宫前置”什么的,属于比较容易受孕的类型,结果上环后又特别排斥,干脆就算了,所以必须“打伞”。     东方却不依:“要不?咱再生个儿子?”     “哼,想得美。下个月我想去上海,年底还跟张倩倩约好了去丽江,要是又有了,我哪儿都去不了。”     什么?东方大惊,这家伙又想往外跑?     想起来就觉得一身冷汗。刚怀孕的时候她自己都不知道,还跟同学跑到海南去玩,就是生了女儿之后,时不时她还偷溜出去玩一趟。     那个时候自己在部队,后来调到卫县,不能成天盯着,一听说崔灿又出去玩了,就提心吊胆,为这个,管不住姑娘的岳父岳母几次跟自己说要把崔灿管紧点,这都二十七八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     不过眼下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东方连哄带骗,足足折腾了小半夜才放过崔灿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打扮好了女儿,做好了早餐,回房一看,崔灿抱着棉被睡得正香,东方又是心疼又是自豪,高高兴兴送女儿上学去了。     中午岳母打来电话,说是下午接小一吃饭,让他不用管孩子了。东方一乐,盘算着回家去接崔灿,俩人好好过几天二人世界。     打家里座机,没人接,打手机,关机。这是怎么了?     好容易捱到下班,回家一看,屋里根本就没有人,冰箱上贴了一张便条:“好久没买新衣服了,出去逛逛。”     东方也没当回事儿,可一直等到晚上还不见人影,又打不通电话,他这才急了。仔细又看了一遍那张便条,这才发现下面一行小字“hongkong”,气得他大叫起来:“崔灿,你给我等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