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107番外 之收养

    当楚国尊贵非常的吴王殿下被离歌从某小县城的某牢房里解救出来的时候,已经被折腾的不成人样了。之前被关进来时还一副趾高气昂的吴王殿下,在牢底坐穿很久之后,猛的一下子在那阴暗的牢房里见到熟人了,差点儿都没哭出来。     于是,当穿着囚衣,一身狼狈的楚浚被离歌第一时间带到楚湛身边时。楚浚终于意识到他家皇兄的好来,第一反应就是见到亲人了,想要扑上去抱住好好的痛哭一场。     当然,这个想法没能得到实施。不仅是因为楚湛不习惯和旁人有太过亲密的身体接触,更是因为吴王殿下被救出来后还没来得及梳洗收拾。被关了大半个月的人没洗过澡,而且还是在牢房拿着气味儿浓重的地方,他身上的味道可想而知了。     也亏得离歌那面瘫受得了,居然就这么面不改色的把他给带来了,一路上都不知道熏晕了多少人。楚湛也是第一次对离歌产生了不满,你说她都不急着见这个二货弟弟了,离歌急个什么劲儿啊?至少应该把人弄去收拾一下再带到她这里来啊。     不动声色的往旁边跨开一步,正好躲开了扑过来的楚浚。楚湛轻咳了一声道:“行了,朕知道你的委屈,这事儿朕会替你处理好的。看看你这些日子都被折腾成什么样了,先去梳洗收拾一下,然后好好吃顿饭吧。”     看似关心的话语,其实里面带了多少嫌弃也就楚湛自己知道。偏楚浚这些天真是吃够了苦头,堂堂皇子出生,御封的亲王殿下,被关在那不见天日外加熏死人的牢房里,靠那些馊了臭了的牢房过活。虽然只有短短十几天,不过估计都能成为楚浚这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了。于是在被他家皇兄亲自救出,而且听到了那些“关心”的话语,他简直都要热泪盈眶了。     实在受不了楚浚那眼神,楚湛挥挥手让离歌把人先带走了。回想几年前她这位皇弟貌似挺靠谱的啊,她还曾经想过将来皇位会不会是他的呢。谁知道就这么短短的几年时间,他就长歪了,而且还是歪成这样的。     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楚湛心里微微有些失落。当然,不可能是为了那已经长歪了的吴王失落,而是为了她即将结束的微服私访之行而失落。既然是打着来解救吴王的名号出来的,那么这里也就是她此行的终点了,接下来就该踏上回京的路了。     ************************************************     “呵,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老实的回京的。”马车上,依然是靠在楚湛的怀里,叶思羽笑眯了眼,心情显然不错。     看着这么多天后终于雨过天晴了的叶思羽,楚湛的心里也终于放松了下来。她收了收手臂,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两分,笑着挑挑眉道:“我怎么就不老实了?这不是正往回京的路上走呢吗。”     叶思羽随手将旁边的车帘掀开一点儿向外看了看,马车刚出了城门没多远,马车外的路上还有不少车马行人路过,不过大多都是些住在附近村子里的人趁着早晨入城的。他们或者三五结伴而行,或者驾着牛车缓缓而来,脸上大多带着单纯快乐的笑,让人见了心情也会不自觉的好起来。     看着车帘外形形色色的人,叶思羽眸光略微闪动了一下,然后淡淡道:“是啊,你是在回京的路上了,不过这条不仅不是来时走的路线,而且还是最绕远,回京最慢的路了。”说着放下了车帘,回头看着楚湛道:“咱们出京都半个月了,王公公那儿只怕都已经顶不住了。再回去晚些的话,闹出什么乱子可就麻烦了。”     楚湛闻言倒是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已经一副笑眯眯的模样道:“羽,你就放心吧。出京之前我安排好了的,绝对没事,万无一失。我们难得出来,自然是要多玩玩儿了,谁知道今后是不是还有这样的机会了啊。皇后殿下,您就准了吧。”     不得不说,虽然在外人面前这个年轻的小皇帝已经颇具威仪了,平日里表现得也一直是进退有度,但骨子里她其实还是个固执任性的人。在旁人面前或许她会有所收敛,但在叶思羽面前她却一点儿也不在乎形象,撒娇耍赖怎么有用怎么来就是了。     出于无奈,当然,更是出于对楚湛的信任,叶思羽还是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答应了。其实她和楚湛一样,都不喜欢那拘束的牢笼和繁琐的公务,偶尔能放纵一下也是不错。     于是在小皇帝提议,皇后殿下复议的情况下,这支小小的微服出巡队伍终于还是越走越偏了。从西南绕道东南,在然后沿水路乘船北上,下船后再走一段陆路,绕上一个大圈子之后才能回去楚京。面瘫忠心如离歌,在得知这条线路之后都几次忍不住欲言又止,不过终究还是被楚湛及时给堵了回去。     就这样,这支小队伍在完成了“拯救吴王殿下”的使命之后,再次优哉游哉的踏上了旅途。只是在叶思羽有意无意的催促之下,行进的速度要比来时稍稍快了那么一点儿。不过保守估计,他们这次出门没一个月是回不去的,就可怜了在宫里为楚湛顶缸的王公公,这会儿怕是已经四面楚歌了吧。     无良的小皇帝欢乐的周游了楚国的南方,半点儿也没把宫里的可怜人放在心上。其实要按她的想法来说,周游全国才是最好的,只可惜她家皇后大人到底比她更理智,早早的就把这个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了,否则被宫里的王公公知道了还不得哭死啊。     如此一边赶路一边游玩儿,从西南走到东南后,楚湛他们也按照原计划走了一段水路,只可惜没能到达终点就全员下船,重新走回了陆路去。     原因嘛,有那么点儿让人无语。咱们上了朝堂能玩得起权术,上了战场能杀得了敌人,私底下还能把自家母后弄成自家皇后的皇帝陛下,终于被人发现了一道硬伤――晕船。     楚湛晕船还不是一般的晕。刚上船那会儿她还没什么感觉,反倒是同样第一次乘船出行的叶思羽比她更先不舒服。当时楚湛还有精神去照料她家媳妇,结果没过半个时辰,她自己就撑不住了,晕船反应比叶思羽还要厉害十倍。     晕船这种事,很多时候忍一忍,过会儿也就适应了。就好像叶思羽,刚上船的时候也晕了个七晕八素的,可是等到第二天她就完全适应了,还开始有闲心在船上看两岸的风景了。     不过楚湛就没那么好运了,而且发现晕船后她还挺倔,不肯就这么下船。以至于他们走了七天水路,她就晕了七天,到最后几乎是被离歌他们抬着下船的,侍卫们硬是被她那惨白的脸色吓出了一身冷汗。     事实证明,咱们小皇帝的身体素质真是没话说的好。在叶思羽担忧又自责的目光中,楚湛下了船不过是在客栈里好好的休息了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她就再次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模样。这让两个侍卫并离歌都是大大的松了口气,特别是俩侍卫,终于觉得自己的脑袋还在脖子上了。所以说,陪皇帝出游虽然是很得宠的表现,却也并不一定是件好差事啊。     楚湛是恢复生龙活虎了,不过叶思羽还是不太放心,于是决定在这个小镇上多留一天休息一下,最好再看个大夫什么的。留下休息什么的,楚湛自然不会反对,侍卫们无权反对的同时更不会反对,所以这行程便又被拖延了下来。     吃过午饭,楚湛在客栈里坐不住了,拉着叶思羽便又出去溜达了。已经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她们走过的地方也不少,虽然没个地方总会有当地的新鲜特色,但她们也都习惯了,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就这么优哉游哉的在小镇的街上晃悠了一圈,然后发现这地方实在不大,也没什么新奇的东西可以吸引人,于是百无聊赖的楚湛就打算和叶思羽回去了。     走在路上,楚湛正和叶思羽闲聊呢,前方突然冲出个小小的身影来。因为只是个孩子,所以谁都没在意,然后在两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小孩儿突然就扑到了楚湛的身上。     习武多年的楚湛下意识的往旁边闪了一下,不过那小孩儿够灵活,居然还是一把抓住了楚湛的衣摆。低头看看,那是个长相乖巧可人的小姑娘,一身粉红色的小裙子很是漂亮,质地应该也是不错的,只是现在稍稍脏乱了些,为她整个人都添了几分狼狈。     眨巴眨巴眼睛,楚湛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那个抓住她衣摆的小孩儿就先一步嚎开了。只见那不过三四岁的可爱小丫头嘴一瘪,看着楚湛眼泪就跟不要钱似地开始往外淌。她一边哭得伤心,一边还大声喊着:“爹爹,琴儿听话,你别不要琴儿啊……”     那声“爹爹”喊出口的时候,楚湛的脸都黑了。她的第一反应还是回头去看叶思羽,虽然知道对方不可能因此误会什么,不过这大概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好在她家媳妇果然是一脸的淡定,基本上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的。     重新将视线放回到那个小丫头身上,楚湛眉头微微一皱,伸手就将自己的衣摆从那小丫头的手里抽出来了。小丫头年纪毕竟还小,一时间被那力道带得没站稳,差点儿就跌倒在地了。不过这差点儿还是不差都没区别,因为那丫头下一刻就顺势坐到了地上,哭得惊天动地的,一边哭一边嚎:“爹爹,别不要琴儿,琴儿以后都听你的话,再也不调皮了……”     经过这小丫头那么一闹,爱看热闹的小镇居民瞬间就把她们给围了个水泄不通。还好早先带了两个侍卫来,否则这混乱的场面还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事儿来呢。     楚湛小心的将叶思羽护在了身后,神色间已经满是不耐了。她没遇到过这种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只好直接道:“小丫头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也不是你爹。”     其实楚湛是想讲道理的,毕竟这丫头年纪小,认错人也是有可能的。不过显然,也正是因为这丫头年纪小,死缠烂打起来更让人没办法,她听了楚湛的话后一点儿也没退却的意思,反而哭喊得更起劲儿了:“我没认错人,是爹爹不肯要我了,就想把我丢在这儿……”     周围的人开始指指点点了。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候小孩子还是占优势的,人们普遍都比较同情弱势群体,想当然的就把他们定位在了受害者的位置上。再加上这小丫头长得可爱,穿着也算得体,并不像是一般的骗子,所以在场的大多数人其实是信了的。     出门逛个街,结果上赶着扑过来一个女儿,换谁遇到这种事都不可能淡定的认下来。楚湛一生气,也懒得搭理那小丫头了,拉着叶思羽扭头就走。     一个侍卫努力的在围观人群里为她们开道,另一个走在后面断后。见那小丫头仍旧哭喊不休的样子,他一瞪眼吼道:“小丫头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我家公子可不是你能胡乱纠缠诬赖的人。”多了他也不说,吼完就走了。     小丫头被吼得一愣,一双被迅速哭肿了的大眼睛眨了眨,看着这一行人就要彻底离开了,马上从地上爬起来就追了上去。身后的侍卫又是一顿恐吓都没能把人给吓走,反而因为不好对她这么个小丫头动手,意外失手的把人给放过去了。     这次小丫头似乎学乖了,她也不哭喊了,急急忙忙的跑上去更没去找楚湛。或许是看出这个跟着楚湛身后的女人对她有多重要,小丫头冲上去就直接拉住了叶思羽的手,也不说什么喊什么了,就仰着头那么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楚湛被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小丫头闹得有点儿火大了,正准备上去把人拉开,谁知叶思羽突然开口了:“好了,她这么固执的跟来想必有事,先让这小家伙跟我们回客栈说说清楚吧。”     叶思羽虽然看起来温柔可亲,但其实很少多管闲事的。楚湛听她替那小丫头说话顿时大感意外,不过没等她问呢,叶思羽便在她身边轻声道了句:“你没发现吗?这小家伙那可怜的小样子跟你小时候好像啊。”     “……”要问的话咽了回去,楚湛撇撇嘴,还是跟着先行一步的叶思羽走了。两个侍卫面面相觑,不过都聪明的什么也没问。     等到了客栈叶思羽问过后才终于知道,这小丫头还真是被人给扔了的。看她那穿着家里面应该也挺有钱,不过她出身不好,庶出不说娘亲还早逝了,这次跟着家里人出门后就在这个小镇被她大娘给扔了。她也不太得她爹的宠,八成是不会回来找她了。     这小家伙也的确是挺聪明,不过三四岁的年纪就能想明白这些。她饿着肚子在这个小镇上等了三天了,终于放弃希望之后就看见了楚湛一行人。     小镇的人都不富裕,没谁的穿着打扮比得上她们不说,楚湛和叶思羽看着又是面善的,脾气应该不会太坏。于是在跟了她们一路之后,小丫头决定冒险一试,结果果然也没出乎她的意料,别说楚湛了,就连跟着她们一脸凶神恶煞的侍卫都没拿她怎么样。最后到底心善的叶思羽还是把她给带回来了,而且这一带,估计就很难再甩得掉了。     小小年纪就有这番算计,可见她在家里的日子过得也算是步步惊心了。只是小丫头到底年纪太小,出趟门还是轻而易举的就被人给丢了,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这会儿也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叶思羽她们,一个劲儿的卖萌了。     其实听了小家伙的身世,楚湛也是满心的感慨。除了两人出生的人家不同之外,她们幼时的处境真是惊人的相似。同样的庶出,同样的幼年丧母,同样的不得父亲的宠爱,同样的处境艰难。楚湛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她有一个好母后,而小丫头没有一个好大娘了。     显然,想到这些的不止是楚湛一个人。叶思羽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也一副忍不住黯然神伤的样子便安抚似地冲她笑了笑。     在楚湛幼年几乎黑暗的人生中,叶思羽就像是一道光芒一样为她照亮了人生,照亮了未来。可以说如果没有她,如今的楚湛不是死于宫斗,就是成为一个无能软弱可欺的废物王爷,然后在新帝的监视下憋屈的过完这一生。她现在和将来所会拥有的可以说波澜壮阔的一生,最初都是源于这个叫做“叶思羽”的女人。     长长的叹了口气,楚湛放松了表情也笑了笑。她刚想说什么呢,叶思羽便已经先开了口:“湛,让她跟我们走吧。左右只是个女孩子,没关系的。”     听了这话,楚湛笑了。她看了叶思羽一眼,目光中的含义两人心照不宣,然后低头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问道:“小家伙,如果我们带你走,你会跟我们走吗?”     小丫头先是看了看叶思羽,然后又看了看楚湛,便重重的点了点头,一脸肯定的道:“我跟你们走。你们会对我好的。”说完顿了顿又接着道:“我爹爹没有让人来找我,他就是已经放弃我,不把我当女儿了,今后我也和他没关系了。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的确是个很聪明的小丫头呢。楚湛点头一笑,没再说什么,只是默认了今后的行程,今后的皇宫里会再多这么个人。     叶思羽倒是比她细心些,之前听她说饿着肚子等了三天了,便让店小二准备了饭菜,这会儿便让小丫头赶紧用了饭。然后又带着小丫头去好好收拾了一番,再出来时,果然是个粉嫩可人的漂亮小姑娘了,而且这小姑娘特会撒娇卖萌,十分讨人喜欢,不过一天时间,楚湛便也算是真正的喜欢上她了。     左右只是个小姑娘,认个义女回去,楚国也不过是多了个小公主而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留言,突然就想写这么个小丫头了,然后就写了     番外这种东西,真是不定啊
推荐阅读: 《最强赘婿》 《窗下碌生谈》 《午夜手札》 《楚辞:专宠首席娇妻